《9月號封面人物》林依晨 「婚姻不能只想急著從未婚變已婚」

1 /11
view all
zoom
《9月號封面人物》林依晨  「婚姻不能只想急著從未婚變已婚」
Text/ 《ELLE》國際中文版雜誌 photo/ 江民仕

如果生命是一張畫布,作為演員面對鏡頭的時候,林依晨就像個野獸派畫家,投注全力為每個角色塗抹上最濃烈奔放的顏色,讓觀眾入戲地以為她就是袁湘琴、是程又青、是楊雪舞。做回自己的時候,她又像個印象派畫家,以簡單詩意的粉色筆觸,和諧地與鎂光燈影共處,溫柔低調不張揚,近距離觀看,卻是愈看愈有味道。


 

 「Excusez-moi madame, no photo please!」夾雜著憋腳的法文和英文,我輕聲地向躲在攝影師後頭,對正拿著手機準備偷拍林依晨的法國中年貴婦阻止說道。她一襲淺色洋裝微鬈中長髮,指頭上的寶石戒指在陽光下閃耀著,禮貌地聳肩示意抱歉:「Sorry, I couldn't help it. She is so beautiful.」在這偌大的南法莊園裡,她其實並不知曉眼前這名女子究竟是誰。但這幅景象,卻又如此引人入勝。神祕標緻的東方美人,彷彿從天而降的花精靈,突然現身於充滿熱帶植物的法式庭園,混搭出一種超現實綺麗風光。不過,也無需太大驚小怪。畢竟,這裡可是南法呢!多少藝術家,如畢卡索、馬諦斯、夏卡爾,在這裡創作出想像力無限的作品。

<<往右滑看更訪問內容>>


 

延伸閱讀

>>【影片】陳柏霖林依晨聯手 踩場首爾國際電視節!

>>「愛情真的值得等待」那些隋棠教會女孩的事

ELLE:妳覺得自己是個傳統老派的人嗎?

趁著電影工作告一段落,跟著ELLE前來南法拍攝封面的機會,體貼又孝順的她,藉此安排爸媽、先生與表妹一起同行,打算帶著家人共度難得的夏日假期。

這也是一趟獨特的旅程,對林依晨來說。自從去年底結婚之後,升格為人妻的她,還沒來得及享受新婚生活,倒是馬不停蹄地完成了兩部電影作品,分別與韓國導演朴裕煥合作拍攝新片《神秘家族》,以及與陳柏霖三度續緣在《杜拉拉2之杜拉拉追婚記》大談感情戲,而且這一回,還加入了新的追求者周渝民。

ELLE:妳覺得自己是個傳統老派的人嗎?

我們很重視和家人在一起的時間

「我一直很嚮往普羅旺斯,加上平時因為拍戲沒有太多時間跟家人相處,所以就希望可以趁休假把大家聚在一起,專心地跟彼此相處。」提到這趟家族旅行,林依晨可是做足功課。「我媽非常喜歡香水,所以我想帶她去香水博物館,製作一瓶屬於自己的香水。可能還會去探訪一兩個長居法國的畫家美術館,現在還在考慮要去哪一個。另外還有爸爸,為他安排的是游泳行程,一定要讓他下海游泳。至於老公的話,就是品酒囉!」總之,一定要為他們找到專屬的景點,她認真想著。眉眼嘴角,是掩藏不住的甜蜜。


 

「這次還算是小規模,成員很少,我們之前曾經做過40幾個人的家族旅行呢。因此表姊慫恿我,說是下次的家族旅遊要交給我主辦籌畫。」她沒有推辭,更不把忙碌當做藉口,一副下次真的可以嘗試看看的模樣。「因為,我們很重視和家人在一起的時間。」這樣一個單純善良的好女孩,教人不由自主打從心底喜愛。不由自主地,好像甚麼心事都可以找她傾訴、聆聽她的建議,不需要任何防備。

ELLE:妳覺得自己是個傳統老派的人嗎?

累就累吧,人生就這麼短

妳覺得,婚姻對女人的改變是不是真的很大啊?她點點頭,「一定有很大的改變啊!因為妳必須去照顧更多人、對更多的人負責,回的家也不一樣了。而且,需要把另一個家庭的父母視為自己的父母,生活習慣也會有所改變。」個性上,自己調整最多的部份是什麼?「我自己的話,因為要照顧的人變多了,所以我其實是變本加厲地希望讓每個人都開心,那種求好心切的感覺就會延伸到更多人身上。」


 

這樣會不會很累,工作家庭兩頭跑?


 

「不會啊,因為兩個都很喜歡,就會兩邊都想做,一點都不會覺得痛苦。這有點類似我以前一邊工作一邊唸書時的狀態,當妳在一邊忙到很累的時候,就會想要逃往另外一邊。可是那個逃,並不是逃避,而是在另外一邊獲得足夠的能量之後,反而會想要再回去另外一邊,是互相補足能量的狀態。況且挑喜歡的東西做,累就累吧,人生就這麼短。」她理智地經營著生命裡的不同角色,卻又不失感性地努力為幸福著色。

ELLE:妳覺得自己是個傳統老派的人嗎?

婚姻不能只想急就章地從未婚變成已婚而已

儘管韓版《我可能不會愛你》女主角河智苑,有其迷人風采;但總不免私心認為,林依晨才是程又青的最佳詮釋者,因為私底下的她,和程又青有著高度相似點。自主獨立,心思細膩,該堅強的時候絕不軟弱。


 

「一個人其實也可以過得很好,不一定要投入婚姻。可是一旦妳決定要投入,就不能隨便找個人嫁了算。因為當妳決定嫁給一個人,就是認同他的人生觀,跟他在一起會讓妳成長會讓妳快樂。這關乎著妳下半輩子選擇什麼樣的生活方式,選擇怎樣的人生態度,對我來說這太重要了。所以婚姻不能只想急就章地從未婚變成已婚而已,那是相當恐怖的。」又青姊以過來人的經驗,給全天下所有嚮往結婚女性的忠告。「不過先決條件是,要能遇見一個可以給妳感性衝動(結婚)的人。」白話解釋,就是先找到妳生命中的大仁哥要緊。


 

或許是南法慵懶的氣氛使然,訪問從白日斷斷續續進行到入夜時分。像典型的法國電影敘事風格,細瑣隨機交談著她的工作近況,以及一些看似無關緊要的生活小事。這些對話多年後可能就被遺忘了,但會永遠記得,這一天的天空很藍。有愛相隨的林依晨,笑得很燦爛。

ELLE:妳覺得自己是個傳統老派的人嗎?

再度挑戰演技 超齡演出高中生

ELLE:《神秘家族》是一部怎樣的電影?

林依晨:算是一部韓國主導的電影,從導演、燈光、動畫、美術到後期特效,全部都是韓國工作人員。不過因為我們在台東拍攝,所以還是有台灣工作人員參與。但每個導演的style本來就不一樣,跟國籍沒關係,這部戲是比較驚悚懸疑的感覺,色調對比非常強烈,節奏也算快。


 

ELLE:跟以往的拍攝經驗有何不同?

林依晨:最明顯的就是便當的不一樣,每天都有泡菜(笑)。還有很不同的是,韓國團隊很重視學長學弟輩分制,所以如果學長說甚麼,學弟不管有沒有疑惑,都還是要照他們的話去做。


 

ELLE:首次跟韓國導演合作,感覺如何?

林依晨:因為要用到很多韓文字,所以大學時期的回憶(她主修韓文系),都會一直回來。沒想到自己還記得很多關鍵單字、形容詞、名詞啊什麼的。不過導演的中文日文都蠻好的,所以我們其實是用各種語言在交談溝通。有時候中文無法表達的意境,用韓文反而能抓到那個感覺。總之,語言非常多元化。

ELLE:妳覺得自己是個傳統老派的人嗎?

ELLE:妳在片中飾演甚麼角色?

林依晨:一個17、18歲左右的高中生,因為一件突如其來發生的事,影響了她整個家庭和未來的人生。整部戲的主要演員,其實只有五個人而已,包括飾演我爸的姜武、我媽的惠英紅、我弟弟陳曉,以及一個不能說的神祕人物。因為有很多重大事情都發生在雨夜,所以拍夜戲的時候,心情都特別沉重。


 

ELLE:妳演高中生耶,不過反正大家也看不出來妳的真實年紀。

林依晨:(笑)而且是一個熱愛馬拉松跑步的高中生,再加上故事情節的需要,她在電影裡其實不停地在跑,也可以說她是在逃離,有一種蘿拉快跑的感覺。不過表演時比較痛苦的地方,是遭受心靈上的痛苦,身體跑步的痛苦反而是其次。


 

ELLE:聽起來是一個很折磨人的角色。

林依晨:比較黑暗,是我以前從未嘗試過的角色。

ELLE:妳覺得自己是個傳統老派的人嗎?

老實說,我覺得自己很怪咖

ELLE:網路上有一篇文章提到,每次投入一部新戲,妳的劇本總是密密麻麻寫滿各種筆記,只為了更深入了解主角的心境……

林依晨:前幾年確實是這樣,會很在乎劇本裡的每個詞彙。但現在,我想要把它拿掉,開始嘗試不同的準備方式,不要再糾結於劇本裡的台詞註記,而是單純回歸到我對這個角色的看法。比如一個事件,有時候劇本上會直接寫出形容詞和動詞,可能是編劇她覺得演員應該怎樣去呈現這個角色。但其實每個人對這些詞句的感覺,會因為詮釋方式而有所不同。所以我希望不要被字句侷限住,而是單純讓這件事在心中發酵。因為一個演員心中所產生的情緒,只會更多不會更少,大概就是這個意思。


 

ELLE:是從英國回來之後,才有的念頭嗎?

林依晨:不是。是最近剛好看了一些表演的書,覺得可以實驗看看。但在英國讀書時,讓我對觀察這件事有比較多的體悟。那時候我和同學會去咖啡館坐一個下午,觀察每個路過的人,穿著的不同、年紀的不同、老少人種的不同、甚至走路方式的不同。透過觀察、記憶,讓腦海裡的資料庫不斷擴充擴充,這樣子當妳在表演的時候,自然而然就會有檔案跑出來,這部分對我的影響還蠻大的。


 

ELLE:聽起來英國那段時間非常好玩。

林依晨:對啊。那時候我們還會全班去國家肖像藝廊,扮成自己喜歡的角色,然後20幾個同學用很誇張的造型與狀態在裡面跟彼此互動,感受周圍旁人對妳的眼光。當時,我設定自己是一個無法治癒的癌症女孩。不過後來覺得有點可惜,應該要更強烈誇張一點才對,比如我一直很想全身打洞,再弄一些Tatoo貼紙,把自己弄得很龐克的樣子出門。


 

ELLE:很難想像妳變成這樣的人。

林依晨:所以在我的碩士畢業製作裡頭,我把自己裝扮成一個保護過氣土耳其女星的保鑣,造型是穿著短皮靴、鉚釘背心,臉上畫著那種很髒、隨意的煙燻妝。個性非常強悍中性,而且還會講一堆髒話,很粗魯地咬一口三明治又吐掉,也算有圓了一半的夢,還蠻過癮的。

ELLE:妳覺得自己是個傳統老派的人嗎?

ELLE:現在演戲,會想嘗試那些角色?

林依晨:當然是跟自己反差愈大的愈好啊!我希望盡量不要做重複的東西。


 

ELLE:演過這麼多角色,有沒有哪個角色跟真實的自己比較貼近?

林依晨:還好,都只有一部分而已。因為老實說,我覺得自己很怪咖。倒不是會有特別怪異的行徑,而是想法上,有很多矛盾。


 

ELLE:你平常是想很多的人嗎?

林依晨:從來沒停過,默默地每天就像三篇長篇小說那樣長的沒有停過。有時候連作夢都很執著,夢見某一件事做很久就是想要把它做好,然後就這樣過了好幾個小時。

ELLE:妳覺得自己是個傳統老派的人嗎?

不滑手機的時候,就讀書吧!

ELLE:有些人會趁出國時,做一些自己不會做的事,妳會嗎?

林依晨:我只要去國外,都在做我平常在國內不會做的事。比如跟陌生人殺價,因為我在台灣根本不敢。但那只是一種樂趣,並不是真的要殺多少。還有游泳,在台灣比較不會在公眾場合游,但在國外就無所謂,環肥燕瘦都不管就直接下去吧。


 

ELLE:記得妳之前說過很想去南極旅行?

林依晨:對,我還在等。因為Janet在南極結婚那次我沒去成,她就說兩年後去北極,我再來湊熱鬧好了(笑)。


 

ELLE:為什麼沒去?

林依晨:本來我在賓客名單裡面,但因為接了一部很想演的電影,就只好放棄。

ELLE:妳覺得自己是個傳統老派的人嗎?

ELLE:妳覺得自己是個傳統老派的人嗎?

林依晨:不算是。因為我也是個低頭族,經常看臉書網路一兩個小時跑不掉。但我很堅持要看紙本的書,我也喜歡寫東西,重要的事情我還是會寫在筆記本上,或是寫信、寫明信片、寫卡片給親朋好友,這些都是目前還蠻常做的事。


 

ELLE:今天拍攝空檔,就看到妳拿著一本介紹楊德昌的電影書。

林依晨:那是我去配音時,跟杜篤之老師借的。當時我一看到,就想要把它讀完。有時候看書是緣分,很多人推薦的書,妳不見得可以看得下去,可是在某個時間又會突然覺得好著迷,就看完了。


 

ELLE:能否推薦一本最近讀了很有感覺的書?

林依晨:我一直都對有故事性的小說,比較有興趣。前陣子我跟老公分隔兩地,我們的共同話題就是一起讀了這本書,書名叫做《到此為止吧!風太郎》。作者是萬城目學,一個日本奇幻小說作家。內容是關於江戶時期,一群忍者的故事,非常好看。我們會一起討論書裡頭的情節,不管是好笑的、悲傷的、還是奇怪的部分,也算是為彼此製造話題。

see more 封面 林依晨 ELLE

comment